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01|回复: 0

酱心 [复制链接]

Rank: 1

UID
129164
帖子
41
精华
0
积分
1020
注册时间
2014-5-9
最后登录
1970-1-1
在线时间
7 小时
发表于 2017-7-12 15:33:56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到黄梅,雨季里的湿倾倒在黄梅天里,大雨过后,一阵火辣的太阳,让空气粘在一起,人挤进世界就如行走在蒸笼里,汗与湿相挤在了一起。天的潮湿能让所有的东西变霉,能让腐败无处不在。唯一让人喜欢的是可以在这种气候里做酱。
  小时候,麦子收割完后,家里就会做一缸酱,当做早饭时的菜,一直要吃到冬季萝卜出来。
  做酱是母亲的任务,原料则需要我去捡麦穗完成,生产队里的粮食很紧张,收完麦子的地里,大人们打扫得干干净净,麦穗很难捡,但可以与小伙伴们边玩边捡,也不觉得累。等凑够了数,父亲就会拿到队里的加工厂去,把麦子碾成面粉,回来揉成面团,压成厚实的大面条,也称面糕,放入䒱笼,在大铁锅里滔上半锅井水,用大火烧开,出笼时,躺在蒸笼里的几条金黄的面条透着麦香,冒着白雾,煞是诱人,看得我一肚子的饥饿。冷却后,母亲就会细细地切成称为酱黄糕的小长条,铺在没有一点霉菌的干净清壳麦杆桔上,放到荫凉通风之处,等待霉变。
  潮湿里,阴喑之处, 不用多久,面糕开始出现点点白斑,我紧张地告诉母亲:面糕在腐败了。母亲笑着说:没有腐败,哪来的收获?等到长成绿毛,就成功了,
  果然,几天过后,团团绿毛长出,看得直让人恶心,但嗅不到半点恶臭。母亲把腐败成绿毛鬼的面糕,放入冷盐开水的缸中,让父亲托到屋檐的瓦上,母亲说:太阳才是真正让腐败质变的根源,想要吃上尚好的酱,必须用火辣辣的太阳晒,屋檐瓦上是太阳直晒的地方,你要小心下雨时上盖,千万别淋到霉雨感染了。
  听着母亲的话,我仔细地守候,缸中咕咕咕地冒泡,一天天等待着太阳的升起;等待着太阳的落下;等待着腐败能为我所用;等待着母亲及全家的希望。
  终于,阳光带着香味透过屋檐的瓦,传到了屋檐下的世界,酱成了,尝一口,香。可是如此的香味怎会出自如此的腐败?我问母亲。
  母亲表扬了我:是你的功劳,麦子的本质不坏,才能在腐败中质变。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吃着碗中的酱,只觉得劳动得来的才真香。
  如果酱有心,酱心是谁呢?此话藏在我的心中,终出不得口,酱心在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