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45|回复: 0

zf,大嘴罗敏:难道锦衣卫打死个,还要赔你条命?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UID
62
帖子
7177
精华
5
积分
9779
注册时间
2004-11-3
最后登录
2017-7-22
在线时间
4040 小时
 No.1 金质勋章 No.2 金质勋章 No.1 银质勋章 No.2 银质勋章
发表于 2016-12-24 15:57:39 |显示全部楼层

App下载 注册  登录
添加关注 100 作者  大嘴罗敏 2016.12.24 10:26
写了208570字,被147人关注,获得了345个喜欢
大嘴罗敏|难道锦衣卫打死个人,还要赔你条命?
字数3524 阅读596 评论0 喜欢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米斯特雷的案子,结局犹如一盘京制什锦,已经端到你面前。有人弹冠相庆赞不绝口,有人举箸试吃却难以下咽,也有人闻之反胃大骂三声呸呸呸。更多的人只能站在橱窗外看着厅堂里的诸君品评这道法制盛宴,感兴趣的自言这厅堂里衮衮诸公真有雅兴,没兴趣的绕道而行深怕厅堂里打将起来,鲜血溅到自己身上误了性命。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在不断发明着真理,却不愿发掘出真相。即使有真相,也是可资利用的真相而已,不管屁民们接不接受,屎官们也会记在屎书上。有种真理叫屁股决定脑袋,即坐的位置不同,对事件的感受不同,这可不是什么戴几个表之类的伪真理,而是基于现实的真境遇。城管打人,老百姓就义愤填膺难以接受;但城管或城管的管理者,就觉挨打的都是刁民,为国打人,无尚光荣。

在米斯特雷案的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两天,恰好大嘴哥老家一件涉及前警员的杀人案,也有了结局。一名普通警员因为债务纠纷,不堪忍受债主逼债,将债主杀死(有说分尸但未经证实)掩埋,而后其所在警局将其抓获,依律送审。三天前一审获判死缓,原因是家属积极赔偿了受害人,取得了谅解书。法律此判或并无不妥,但大嘴哥关注到的是当地警员们对此案结局的态度。

这个案子大嘴哥一直默不作声,原因很复杂。虽然,这个案子是个小窗口,却让我窥见了大世界。在中国的特殊群体,确实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抱团思维。有些团队只能接受荣誉加身,而不堪承认团队也有害群之马。慢慢地时间长了,形成奇特景观:团队内外,两个世界!

认知既有选择性,法例道德又何尝不是呢?试问如果警员杀死债主的案件反转过来,债主杀了警员后家属积极赔偿,会有什么的样结局?如果杀人者同样获得死缓判决,团队内的诸君会作何感想?扪心自问,只能掩卷长太息,每个人内心的所谓依法治国或依法治民,只是希望依法治别人而已。当自己或自己人触犯刑律时,避法就是第一选项!这是事实,无须争论。

米斯特雷案的结局,仿佛猛然给我一个大巴掌,从理想国回到现实中。一切美好愿景都枉然,在年关将近的特殊时节,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猪的命运,更何况猪自己都不愿意有所改善,他人又何必为之努力。所谓人民,是国家的人民;所谓百姓,也即当权者的百姓。因有人民,才有国家;因有百姓,才有高高在上的当权者。人民也好,百姓也罢,关我屁事?

有学者称中国的雾霾影响深远,但治不了。连京兆尹王大人的治不好雾霾提头来见也只是说的笑话,又不是军令状当不得真,所以好多人失望,深感中国的雾霾治不了,高呼有钱的移民去,没钱的回乡下去。其实在大嘴哥看来,中国的雾霾哪有这么严重?哪儿到了什么无法根治的地步?再大的雾霾,一个回车键即可轻松搞定。君不见,难言之隐,一删了之!

连席卷全国的大雾霾都可以轻松册刀耳余,更何况不同的声音。有个电视台的调音师朋友告诉大嘴哥一个哲理:你声音再大,但我把话筒给你关了,你就是个哑巴,什么也说不出来。有理不在声高,而在喇叭。有喇叭者走遍天下,无喇叭的寸步难行。以前把喇叭交给民众,后来发现拿着喇叭的民众,什么话都说,吵死人了。庙堂之上,不堪其扰,终归要把喇叭收归国库。

米斯特雷案,大理寺和刑部已有定论:在人人平等的国法面前,米斯特雷和邢捕快都是受害者!所以当再有人希望大嘴哥就米斯特雷案发表意见时,你真的把大嘴哥惹怒了:人之已死,说之何用?两个都是受害人,没有加害者,你遇到的不是蛮不讲理的强权,而是鬼影忍者。所以,有什么好说的?如果非要我说,那就是接受事实,好好活着!像猪一样,活着才是硬道理。

这世上有一种人,或者有一群人,他们做不到的好事情,就会挂在嘴上;反过来理解,他们挂在嘴上的总是很美好的事情,但他们绝逼做不到。明白这个道理,你就算活得明白。即使以前不知道,但今天大嘴哥告诉你了,你也该当清醒过来。朝闻道,就算下午死了,也是值得的。如果你还要稀里糊涂地引颈受死,也是值得的。因为猪嘛,总是要死。跟猪谈值不值,好奢侈!

闲话太多,调情半夜还未引入正题,诸位久等。今天大嘴哥要谈的,是关于锦衣卫的一件往事。朱家天下大明朝有几件让后人记忆深刻的事,一个是锦衣卫专权,一个是歪脖子树上崇祯自绝。据屎料记载:锦衣卫是明代专有军政特务机构,其前身为朱元璋设立的拱卫司,后改称亲军都尉府。锦衣卫的主要职能为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其首领称为锦衣卫指挥使,一般由皇帝的亲信武将担任,直接向皇帝负责。

有人说大明朝的锦衣卫相当于今天的泼丽丝们,其实完全不同,锦衣卫比今天的泼丽丝们牛逼多了。锦衣卫为皇权服务,可不是为人民服务。那时的天朝大国,也没特马什么人民的概恋,率土之滨莫非草民,普天之下莫非臣子。天下是皇帝的天下,老百姓不过是朱家皇帝养在山川平原的猪而已,而明朝的官员们,则不过是皇帝饲养的鹰犬,帮忙管理猪人。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老百姓死,更得死。

在锦衣卫当道专权之时,同样有刑部和大理寺。但在锦衣卫眼里,刑部和大理寺连卵都不算,即使是刑部和大理寺官员,也在锦衣卫的探侦监控之下。在大明朝,锦衣卫才是真正的龙头老大,原因不止是锦衣卫有皇帝圣谕,深得皇帝信任。最要命的是锦衣卫手里有绣春刀,宝刀既出,血溅五步,遇神杀神,遇佛诛佛。权力之大,无人可挡!

在大明朝嫖妓,可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不耻勾当,而是陶冶情操的好方法。连官方也有妓馆,上为国家创收,下为官民服务。所以在明朝,嫖娼完全属于为国捐躯,利国利民,不但街道社区鼓励,连老婆孩子都大力支持,嫖得好的,还能获得年终颁奖,官府发个大大的奖状:本年度优秀嫖客。光宗耀祖,荫泽后人。

但大明朝的妓馆虽好,也不是什么清修之地。往往也风云际会,各种险恶,层出不穷。

锦衣卫酷刑峻法之下,大明朝官不聊生,屁民几无活路。即使同僚之间宴饮闹磕,也可能被锦衣卫认定为非法聚集,寻性姿势。轻则传唤拘押,重则丢了性命。学者不敢言,官者不敢声,举国上下,人人自危。平日言谈举止,越发小心谨慎。一时之间锦衣卫也拿不着官员草民们的祸国罪证,于是锦衣卫总指挥史提出要阵地前移,主动出击,孝忠朝廷,为国争光!

因为明朝官员百姓都喜欢嫖妓,锦衣卫干脆把情报机构建在妓院,让妓女充当锦衣卫探目,要是哪个嫖客在床头留下话柄,锦衣卫则以此为据上门抓人。妓女们有了锦衣卫的保护,也自然安全了许多,一不担心有人欺负,不二担心嫖资被赖账。当然,锦衣卫也高兴,即可以在床上保护妓女,又可收点保护费。免费打炮还有银子挣,换了大嘴哥生在明朝,也想考个编制去锦衣卫。

话说京城小吏田雨生因老婆生孩子,去城外请接生婆。路过娼娉妓馆时,锦卫衣基层副指挥史开耳端带领四名辅锦钓鱼,要拿一名惹祸的嫖客。妓馆内小姐飞鸽传书,称嫖客刚刚出门,头戴白巾。恰此时,腰系白绢的田雨生路过,开耳端误认为即为嫖客,于是上前追捕。田雨生生性胆小怕事,见有带刀者背后追赶,以为遇上了剪道的土匪,于是拼命逃跑。

文弱书生田雨生哪里跑得过锦衣卫?没跑多远就被抓住,为了逃命,田雨生在副指挥史开耳端手上咬了一口。敢咬锦衣卫副指挥使,这还得了啦?于是乎拳脚像雨点般落在他身上,尔后不久,年纪轻轻的京城小吏死在了送医途中。经宋慈(穿越一下)等专家尸检,得出的结论是田雨生死于胃内容物倒流堵塞气管致窒息死亡。田雨生一未犯罪,二未嫖妓,却无端死于锦衣卫之手,消息传至京城,举国哗然!

因为人怨太大,影响恶劣,甚至连皇上都知道了。龙颜震怒,责成大理寺严查此事。大理寺将开耳端等五人拘押,以平人愤,历时半年。就在全国的老百姓都以为这名打死人的锦衣卫副指挥史将被法办之际,大理寺得出最终结论:开耳端打死田雨生一事,因为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依法不予追诉。官民众皆愕愕然,慌慌不可终日。

明朝各级官报纷纷撰文指出:老百姓对田雨生被打死案之初始,有认知上的严重错误。难道锦衣卫打死个,还要赔他一条命?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更有专家指出:大明例律,天之昭昭,绝对平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理寺依律判不予追责锦衣卫,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际惯例;此案表明,人类社会对于公平正义的美好追求,已从梦想照进了大明子民的现实生活!

此案发生一百多年后,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根据明朝大理寺这一经典判例,得出一个著名的理论: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培根之后的几百年,这句话在全世界法律界一直被奉为经典,广为流传,一直到今天。

只是,田雨生案的最终处理结果,也标志着锦衣卫在大明朝彻底坐大,成为权侵朝野甚至掌控国家的势力,是暴力机器中的战斗机,为害大明朝上百年,很多无辜者死于上班途中、赶考途中、吃饭途中……大明人每日焚香祷告,自求无祸。


没有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