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28|回复: 0

自称能治它的“塞医” zt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UID
62
帖子
7177
精华
5
积分
9779
注册时间
2004-11-3
最后登录
2017-7-22
在线时间
4040 小时
 No.1 金质勋章 No.2 金质勋章 No.1 银质勋章 No.2 银质勋章
发表于 2014-8-29 19:10: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iya 于 2014-8-29 19:11 编辑

热点 医学
塞拉利昂埃博拉源头是一位自称能治它的“塞医”
Revolucion 发表于 2014-08-21 13:29
一位怀疑自己可能感染埃博拉的塞拉利昂女孩前往凯内马的政府医院检查体温。

Screenshot_2014-08-29-19-04-18-1.png
图片来源:法新社

(法新社)埃博拉正在肆虐塞拉利昂,已经导致数百人死亡,但是这场危机在塞拉利昂的起因,似乎只是一位当地的“塞医”宣称她有特殊本领。

塞拉利昂卫生官员对法新社记者说,要不是这位东部边境小村的草药医生,本来这场爆发不会从几内亚散播到塞拉利昂的。

“她宣称她有能力治疗埃博拉,来自几内亚的病人涌过边境寻求治疗。”塞拉利昂凯内马行政区的首席医疗官莫哈迈德·凡迪(Mohamed Vandi)对法新社说。凯内马行政区是塞拉利昂十四个行政区之一,位于塞拉利昂东部,是本次受埃博拉冲击最大的区域之一。

“她被埃博拉感染然后死掉了。在她的葬礼上,附近很多妇女也被感染了。”

自从埃博拉今年年初在几内亚出现以来,已经杀死了1220人;5月份以来它又横扫了塞拉利昂东部。

前来参加这位“塞医”葬礼的悼念者四散离开后,引发了一连串感染、死亡、葬礼和更多感染的连环反应。到6月17日,病毒终于抵达凯内马城——塞拉利昂第三大城市,爆发也转变成了广泛流行。凯内马城人口为19万人,本来就已经是全世界拉沙热(另一种病毒性出血热疾病)发病率最高的地方。

谣言成为西非国家对抗埃博拉的巨大阻力,政府不得不贴出宣传语告知民众埃博拉不是什么阴谋论。图片来源:法新社

而埃博拉病毒的凶猛和高效——医学文献中有时称之为“分子鲨鱼”——让城里原本破败混乱的医疗系统更加措手不及。

凯内马医院行政区告示板上贴满了死去护士的皱巴巴的照片。自从第一个病例出现在这所医院以来,已经有277人在此死去,其中包括12位护士。还有10位护士感染了埃博拉但得以幸存。

“那些牺牲的和感染的护士并不知道自己这样会感染,”凡迪说。“我们在打一场全新的战斗,埃博拉在这里是第一次出现,我们在一边前进一边学习。”

凯内马医院接收的第一例病例是一位流产的孕妇。医院拥有全世界唯一一个拉沙热隔离病房,和主楼分离,院方很快在那里设立了一个临时埃博拉病房。

然而就是从那时起,护士开始死去。

25年来,穆巴鲁·方妮(Mbalu Fonnie)一直是拉沙热病房的首席护士,她照顾过的出血热病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人都要多。她自己就曾患上拉沙热并康复,然而这一切都无助于对抗埃博拉——7月份,一位病人将埃博拉传染给了她。

几天之内她就去世了,和她一起离世的还有两位护士阿列克斯·莫依格波(Alex Moigboi)以及艾依·格伯里(Iye Gborie),还有救护车驾驶员萨尔·尼奥科(Sahr Niokor)。

死讯引发了100位护士的罢工,她们认为埃博拉病房的管理出现了问题。

“每当埃博拉在某个地方第一次来袭时,医护人员总是会损失惨重,因为他们缺乏经验。”凡迪说。“埃博拉病毒致命而残酷,一点最轻微的错误,就会导致感染。”

7月29日,舍克·汗,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塞拉利昂首席埃博拉专家,在拯救过一百余条生命后自己感染死去。自那以后,又有九名护士牺牲。

塞拉利昂工作人员身穿防护服站在莫杜飞·科尔医生的棺木旁边。科尔是第二位死于埃博拉的资深医生。图片来源:法新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