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路尚走吧 门户 查看主题

2012之末日二人编 (原创连载)2011-10-25 全文完

发布者: 谢烟客 | 发布时间: 2011-10-16 19:59| 查看数: 36426| 评论数: 78|帖子模式

    2012年12月,一年来的惊恐已经让人们麻木了,但是临近的末日,又将人们的恐惧引向一个更深的混乱之中,怪异的云彩,说变就变与节气绝不相符的天气,接连不断的地陷、地裂,江水、湖水、海水时而肆虐时而平静,公路基本都不完整了,这个城市引以为傲的数座跨江大桥均已断裂,绝大多数建筑人去楼空,平坦的空旷地域基本上没有人迹,仅剩狼藉遍地。

    12月11日,这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也许是末日来临的回光返照,阳光很柔和,一个小山丘的一隅,依地形慵懒地斜躺着身裹毛毯的一男一女,身旁散落着一些食物和水,燃烧了一夜的柴火最后噼啪轻响着。他在清冷的晨曦中先醒了,柔和的目光注停在身旁的她的有点苍白的脸上,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在夜里睡着了都一直紧紧的叉攥在一起,他用左手轻轻地匀速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和已经有点消瘦的脸廓。他在她临睡前都要做这样的动作,她习惯于冬天在他厚暖的手掌的抚摸下恬然入睡,虽然这些日子的恐惧让两人也都很是疲惫,然而只要两人手叉攥着,两张因空气而冰冷的脸轻贴着、轻蹭几下,他们都会消灭很多很难于排遣的恐惧因子。

    她轻合眼皮下的眼球快速转动了几下,她忽地睁开的眼睛散出了害怕的情绪,当眼神仰遇他的温和目光时,她嘴角微咧开笑了一下,一个轻轻的、习惯性的仰吻索要,暂时把不安一下子荡开了。

    这座小山坡朝东,没有多少大树,斜度也不大,如果不是末日情绪的败坏,绝对是个歇憩情侣的好地方,暖暖的冬日朝阳不紧不慢地撕开了寒冷的空气,草坡上的两个人起身收拾妥当,仍旧坐在睡觉时铺在地上的防潮气垫上,相互倚着。

    他突然想起什么,从行囊中取出一枚微微有点皱皮的橙,由衣袋中拿出小刀,像削苹果那样将橙色的皮一圈圈削去,然后把橙肉外的白皮剥离得干干净净,掰成两半,递到她手上。

    她一直认真地看着他削剥橙皮,她太熟悉这个动作,其实根本不用看,就是闭着眼睛都可以知道他是怎么用小刀剥橙皮的,然后会怎么递给她,问她还要不要吃一枚。她喜欢带汁的水果,他也常给她买一些很稀奇的或者是提前上市的水果,自己却基本上不吃。她拿到橙后掰下一瓣,衔一半在唇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拉向自己,将露着的一半塞到他嘴里,再用舌头将整瓣顶入他口中,然后再开始吃余下的,吃着吃着,她还会嘴里含着籽,假装要喂他橙汁,将籽顶进他嘴里,然后咯咯一笑……他们之间太多类似的百玩不厌的游戏,他们一起创作了这类作品。如果时间还允许,他与她之间还会创出很多新游戏,很多新生活式样。二人世界的生活就是这样点点滴滴的创造累积,哪怕累点苦点,但是真实!

    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

    她将最后两瓣放入嘴里嚼烂了,把籽吞下,再一次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拉着他倒向垫子让他仰躺着,她用嘴唇轻轻分开他的双唇,甜甜的橙汁和橙肉悠悠的滑进他的嘴里,温温的泪珠从她睁得圆圆的亮眼中滚出,他仰看着像一枚枚的彩虹球似的泪珠奔向自己,嗓子一发紧,哽了一下,却没让自己的润湿的双眼聚集更多的液体,他这个时候还不能流泪,他要让她哪怕是到最后一刻都觉得还有希望……

    他把她扶起来,用带着橙香的嘴唇吻干她眼角还挂着的泪水,拥她的头在胸口,拉开外套的拉链,好让她的左手伸进怀里贴着暖和的毛衣,也可以享受她的手在自己腰腹间半环着游走。在夏季,她喜欢在街上把手伸进他T恤的袖口去捏摸他的胸,捻他的腋下,还说是没人看得见;他也会在她挽着他手臂的时候故意用手肘去蹭她的胸侧,这时她总要东望望西望望,双腮还鼓着气,恐有人看到了,她会把他的手臂夹的紧紧的不准手臂活动。

    太熟悉的游戏,就是一个个太熟悉的双人游戏,在生活的地图上留下个很多个的趣点,这些趣点连接起来构成了一条趣味盎然的不断延伸的曲线,在他与她的小世界里串联起让两人自己都觉得欣羡的融乐。

    他抚拍她的肩背,望着远处一派破败凋零的景象,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的不安,难道这一天真的就是最后一天了?他还不曾与她牵引出更多的游戏意味厚厚的曲线。生活是各种游戏构成,人在游戏中扮演了各种角色,每当进入一个游戏的时候,遵循了这个游戏的规则,就会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他与她共同默契地建立起了两人的游戏世界,构起一圈韧固的篱围,外人可以隐约窥视,但绝不可以进入的篱围,打开篱围的密码在两人心中。

    他忽然看见北面远处的登山观光索道,轿厢整齐、等距、孤零地挂在钢缆上。

    这座城市有两条过江索道,一条横跨嘉陵江,一条横跨长江。

    曾经有一天,他和她沐着下午的冬日暖阳在轻摇的索道轿厢中从北岸到南岸,又迎着晚霞从南岸回到北岸,江面上是金色的泛光,她第一次见到他的真身也是搭乘这条索道而至。那天的阳光比今天柔和,在一大片栽种着错落有致的大小树木的草坪中,在草坪中的木条休息凳上,在条石垒建的高屋旁,在索道轿厢下客处,他给她拍数十张照片,她抱怨把她脸上的小痘痘拍得过于真切,他教她摆pose,逗她笑,让她别弓着背。后来他选取洗晒了一些照片装上原色木框摆在床旁,挂在卧室和客厅的墙上,他们可以天天都看到,那以后各种照片越来越多,他和她就将照片精心排列好做成两壁照片墙。昨天离开房间的时候,她眼圈红红地选取了一些照片,拆掉木框,叠放到背包里。末日来临的时候,她要这些照片伴着她和他一起……

   “轰隆隆”,不知道哪里传来几声巨响,他与她感觉到大地猛烈抖了几下,同时也望见远处的特别高的楼宇有的在倾塌,她伸到他怀里的手停止了摩挲一下子狠抓住了他,他用左手也同时把她的肩膀搂得紧紧的。她把惊恐的目光收回来,半仰着脸望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此刻也满含无奈,但是很快两人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他冰凉的右手贴着她从怀里抽出的暖和的左手手背叉攥着,她的右手牢牢地攥着他的后背的衣服。

    “别怕”,他吻着她的光滑的前额,平缓地对她说。

    “嗯!”她有点不安但是很肯定的点点头。

    一年中可以穿短衣的时间里,他总是会匀速地,长时间地、柔和地摩挲她的双臂外侧,平缓她的紧张和疲劳的情绪,直到她带着微笑睡着。冬天会轮流的揉搓她的十只长长的手指,他的手温比她高很多,他会把她的微微冰凉的却有些沁汗的手揉地很暖和。他第一次接触她的肌肤,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紧紧止于接触到手部。她也有时把冰凉的手从他毛衣领口伸进去,贴在他胸脯上取暖。她冰凉的脚也很自觉地在被窝里放在他的两只小腿中间贴热乎了,这样很容易就入睡了,还睡得很舒服。一开始她怕冰着他,后来很自然就成了惯性。

    她把他外套的拉链拉至最高处,然后身体挪到他怀里坐着,双手叉攥着他从她两腋下穿过的双手。这样可以斜仰着头挨着他的下巴靠在他肩上。

    他此时的鼻息中充盈了她的自然体香,散发自她有点散乱的头发,散发自她有点冰凉的略显消瘦的脸颊,他有了片刻的迷醉……她也感觉到什么似的,微转了转头,在他有条不深不浅的凹痕的下巴那里咬了两下,并抬起右手去摸索那条凹痕,没有胡茬的时候摸起来是肉肉的,胡子没刮就是滞滞的。

    刚才那阵突然地动带来的惊悸暂时抛下了。

    他喜欢她穿衣有青春气息,不喜欢她穿那种刻板的衣服,与她交往后不久他开始给她不断的买衣物,有些东西也不贵,但是很合她的气质,当然他也不是强迫她穿什么,也跟她说式样、颜色,问她喜不喜欢,绝大部分衣物都是休闲味十足,除了个别上班需要的衣装外。她的个子不高,但他也不喜欢她穿高跟鞋,他觉得她穿高跟鞋走路一拐一拐的,不好看。

    她对他买的衣物都兴致比较浓厚,还都比较适合她的口味。一条大大的绒绒的红色围巾,冬天围在脖子上特别的松软暖和,还显得样子像个小孩子,于是她将围巾称作“温暖”牌。

(to be continued...)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罗马红 + 80

总评分: 威望 + 80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清风细雨 发表于 2011-10-16 20:09:35
帮罗老师拉了个大业务:lszbgggx03:

支持原创,支持连载

手机看起累,晚点一定仔细拜读
谢烟客 发表于 2011-10-16 22:30:43

他自己不爱买衣物,他的衣物都是她到了一定季节把他押到百货公司去买,顺便满足一下她自己的购物欲。一般来说,每次都是她成了主买。他们的大衣橱内4/5都是她的衣服,她从不把他的衣服跟她分开放,她说人要在一起,衣服也得躺一块儿。

    他与她的房间内陈设极为简洁,一个原木色大茶几上放着一套普通的茶具,几个小小的白瓷茶杯,窗前的一张大书桌上书摞得乱乱的,几个大书架装满了书,单色三人沙发上丢着一台笔记本,散着几本杂志。冰箱里绝对塞得满满的,多半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水果、巧克力和一些零食。原木色餐桌正中摆放着一个小盆栽种的观叶植物。沙发正前方是一台大电视,两侧摆了一对书架音箱,电视柜里是套功放设备,电视机背后墙上的CD架搁置了数百张古典CD和经典DVD碟片。他躺在沙发上看书,她躺在他身上看肥皂剧。有这样一种说法,思维方式多样、复杂的人,喜欢简单的场景,她接受了他的这个观念,同时也减轻了她做清洁的劳务,虽然他也常常假惺惺帮她做做家务。他与她就在这个悠闲简单的环境中一起嬉戏、一起听音乐,一起创造着属于二人世界的未来,简单、平静而有趣!

    他曾告诉她,生活的简单源自内心的简单。她常在他耳边温柔地说,我们是彼此长在对方身上的肉。

    随着末日的来临,这一切都将荡然无存了?

   远方天空厚厚的彤云向他们暂以存身之处压过来,太阳的光线被一点点遮去,空气也变得有点冷了,他拉她站起身,双手托着她的双臂向上举抬,放下,举抬。

   他们经常一起做做室内的健身运动,他对她的健康状况不太放心,经常嘱她不要在办公位上就坐,要起身活动活动,她满口答应,就是常忘,于是他就在房内强迫她做做简单的健身。她虽然不怎么生病,但是在他眼里,绝对算不上医学意义上的健康,人一累了就要做很多梦,睡眠质量不好。他经常查阅一些资料,帮助她改善睡眠,还要求她对自己的睡眠进行心理暗示。这一年多来情况有很多好转,当然也包括了经常的抚摸“工作”的效用。

(to be contined...)
乱劈柴 发表于 2011-10-16 23:41:13
是不是自传哦
清风细雨 发表于 2011-10-16 23:43:07
不晓得烟客笔下的2012会是什么样子

好奇,期待~~

二人世界描写相当细腻

看得出有生活底蕴
谢烟客 发表于 2011-10-17 00:43:54
原帖由 乱劈柴 于 2011-10-16 23:41 发表
是不是自传哦



拜托,密斯陀.乱,文章要充满想象力地去夸张.....
谢烟客 发表于 2011-10-18 00:38:12
    他牵着她的手在小山坡走动了一会儿,也顺便看看周围和远处的情况,可能是在刚才那阵突然爆发的地动中,北面的观光索道钢缆尽都断裂了,高大的支架也东倒西歪。
   
    他和她曾乘坐过的过江索道向南看去是两江汇合处,再稍微南一点就是这座城市著名的几条滨江路的其中之一。

    也是在一个冬天的的下午,他和她在滨江路上漫漫地走着,她的手一直都在他手里叉攥着,贴着他的手温,所以一点都不冷。他和她去好奇地观看水边网鱼的老者,问问人家能网到多少鱼,她脸上绽着童真的笑意。沿江的观景路比主公路低了5、6米,人也很少,他和她在无人的路段就停下来拥吻一会儿,要不就走着走着相互碰碰唇,她虽然有点羞怯,但绝对会很乐意迎上自己的双唇。每次看完夜场电影后,他和她不会去乘电梯下楼,而是从需要很多折转楼梯间,快速地甩开身后的下楼人群,这样就可以有很多次的激情拥吻了。这又是一个他和她之间的一个好玩的游戏。太多类似的滋养深浓情感的游戏在他和她之间不断地添加,很随意地就生成了。

    他和她好像谁都没有想吃点东西的愿望,他开始整理行囊,她在旁边默默地帮着收拾东西,他把一大一小两个背包都挎上,对她说去高一点的地方,这样好些。其实,再高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但她听着,点点头,自然地勾住他伸出的小指头,跟着他亦步亦趋的走向稍高的地方。

    出去旅游的时候,他从不让她负重,她的背包只需要放她的衣物等小物件就好了,他背个大包,装着食物和水等,给她拍片的时候他就把包撂一边,拍完了连她的包一起背上,好拍下一组照片。每次的旅行她都安心的跟着他,他说怎么走就他说到哪里吃名小吃就去哪里,她知道他整个行程都会提前做好功课的。她肯定会玩得到她喜欢的地方,能看到她喜欢的风景,吃到很多以前从没吃过的小吃,能拍到很多漂亮的照片,给他们的照片墙一次次添加色彩,为他们的生活一点点注入鲜活的滋养,足足的前驱活力。

(to be contined...)
罗马红 发表于 2011-10-18 11:59:13
谢谢清风对读书版的大力赞助和支持

更要感谢 谢烟客 同学给读书版带来美文

期待你加速更新以飨读者,早日完成你的连载:lszbgggx03:
罗马红 发表于 2011-10-18 17:23:54
之前, 我在心理上一直对科幻或神话的书籍及电影有一种排斥现象

总觉得这类题材所描写的东东有点不靠谱

有天我儿子劝导我说, 不喜欢看这类东东的人都是缺乏想象力的人

我当时还气急败坏的辩解道, 我要是没有想象力, 哪会有.......此处省略20-30字

但我儿子居然面不改色的反驳我说; 此想象力非彼想象力也. 我突发发现我儿子长大了.

他从读初中起就喜欢看<哈里波特>和<魔戒>等DVD, 一直看到高中

并对读或看类似电影和小说进入到有点走火如魔的状态了, 其中, 以上两部片子让他爱不释手, 至少看了差不多有100多遍吧,

但未见他的想象力有多大提高, 到是其英文的进步却非同一般, 以至于当他读高二时就已进步到可以将字幕关了看原片的境界

我为老找到更多的能与儿子沟通的共同语言, 就从他读高中时起我就开始恶补与科幻或神话相关的小说或电影

尽管我的想象力也仍未见长进, 但从那以后, 我一看见类似科幻的小说或文章我就非常感兴趣, 并能让我一头扎进去如浮云般的神马都忘记了

并随着书里或片中的角色天马行空般的一阵乱游,

或许, 这也算是一种休息吧, 这也既有可能让大脑释放一种叫多巴胺的化学物质出来

希望谢烟客同学尽量加快更新的速度啊 :lszbgggx03: :lszbgggx03: :lszbgggx03:
钰婷 发表于 2011-10-18 17:32:25
赶紧在2012之前,找个可以牵手的人
不过朋友说喊我莫想2012,先想想在11.11光棍节之前先结束光棍日子,哈哈